發佈時間:2021-05-31

  日前,上海一家家政公司在某社交網絡平台發佈一則“清華畢業生求職月薪3.5萬元家政管家”的消息,引發輿論關注。該家政公司一名工作人員介紹,這名求職者的學歷沒問題,可在網上查詢,現在已經上班,公司有不少家政服務人員畢業於世界名校或取得本科以上學歷。

  在一些人的刻板印象中,教育分層影響着社會分層;在教育分層中處於頂尖位置的清華,畢業生求職也應該 “高大上”。看上去不夠體面、光鮮甚至有些卑微的家政崗位,難免會讓一些人覺得和名校耀眼的學歷光環並不匹配,甚至會讓一些人重彈“浪費學歷”“內卷”的老調。殊不知,“清華畢業生做家政”也是一種理性選擇,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作用的充分體現。

  伴隨着社會變遷,不同的人在生存生態上存在着鮮明的反差。消費者的需求具有差異性、多元性,家政行業內部也有着精細化、周密化的分工。那種認為家政阿姨只是搞搞衞生、做做飯的陳舊觀念,顯然一葉障目。實際上,有的家政就是家庭老師,有的家政類似於“管家”,家政也可以拿高工資得到足夠的回報激勵……部分人對“清華畢業生做家政”的驚歎與詫異,根源於自身認知的淺薄與偏狹。

  在價值實現路徑越來越多樣化的今天,不少高學歷求職者並非找不到世俗眼光的“好工作”,而是不願意這樣做。不喜歡沒意思、單調乏味的按部就班的工作,不喜歡等級化、科層制的職場,不願意處理明爭暗鬥、勾心鬥角的同事關係,也不願意時時刻刻受到“緊箍咒”的束縛,渴望擁有更多的彈性空間和靈活地帶,讓一些年輕人選擇了進入家政行業。

  家政行業猶如一個“富礦”,還有諸多可以被開發和利用的資源。一些消費者“不差錢”,他們渴望找到一些接受過良好教育、具有出眾綜合素質的高端家政;一些高學歷求職者充分發揮自身優勢,主動進入高端家政行業;“清華畢業生做家政”並非無奈的“下嫁”,而是一種主動的“對接”,實現了市場供給側和需求側的有機銜接和良性互動。

  美國教育家杜威曾説,“教育只是生活的過程,而不是將來生活的預備。”那種認為高學歷一定要做什麼的想法,本質上就是“出身論”和“血統論”。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,社會流動應該是千姿百態的,“人生出彩”的方式也應該是多樣化的。同樣是做家政,不同的人還是會有分別;那種習慣將學歷與職業綁定的觀念,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合時宜。

  時間之河川流不息,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際遇和機緣,都要在自己所處的時代條件下謀劃人生。“清華畢業生做家政”非但不丟人,反而要給予尊重與社會認同。選擇喜歡的職業,努力扮演好角色,努力工作、認真生活,這樣的名校畢業,當然值得肯定。